是时候也该让我们的猴子去惊艳四方了

2017-09-15来源:智立人力资源围观:86次

 冰蓝深海,猴子沉入水底。无能为力,大圣落魄,剥除齐天之名,只是区区一介石头蹦出的普通猴子罢了。而眼前浮现那颗毛茸茸的圆光头,乌溜溜的黑瞳仁,清脆地喊他一声,“大圣”。

他伸出手,穿过冰冷的水,握住了那只残破的布偶。即使他的力量他的威风他的神通还压在那逃不出的五指山下,只要他能做那长安城中挂单一名小和尚的齐天大圣,足矣。

这个瞬间,在我看来,才是孙猴子真正挣破封印的一刻,不管比起之前挣破山石禁闭也好,挣脱腕间冰凉精铁的佛印封锁也罢。这一刻,孙猴子才真正打从心底重抖擞,我是真正的大圣,只要你需要,只要我可以。

孙悟空之所以一直充满魅力,正在于他的复合型“人格”。正如电影海报里的“一念成魔,一念成佛”,这不可控的身躯里,存在着魔的杀性,佛的智慧,也有人的温情。但在大闹天宫以前,桀骜不驯的猴子是顽石里日月山川孕育的一缕精魂,空有比天高的傲性和血性,却无人教晓他忍之从之敬畏之。所以他也只能如楞头青一般被满天神佛忌讳之压制之,最终真相大白下才有了毁天灭地不惧只求焚天大闹一场。

也只有寂寞山中漫长五百年的禁锢,或许才给了他消停的时间,去怀疑,去思考,去发掘,除了翻天覆地之外该有其他什么。而光头小江流儿正是应了这个机缘。或许,这如父如子,也是一种命中注定。

不知道是否主创的设计,总觉得“手”在整部电影里是个特别重要的符号。同样是一只手,如来一掌压得孙猴子五百年不得动弹,混沌出手就是夺人性命,孙悟空五指作并从耳窝里取出一根如意金箍棒,它伸可通天,重一万三千六百斤,起落之间,天地改色。这么多的手的画面,通通都代表杀戮与镇压。唯独只有小小江流儿,怯弱地将他小小的掌,贴合于冰面,五百年的冷被一滴血的温暖驱散,大圣归来。

沉入深海里深深的蓝有多么彻骨的冰凉,那一刻,那一只小小的手就有多么的温暖。

这只顽猴,才终于被驯服。漫天夕阳的黄昏里,他跟着正步摆手的小和尚,走在送他返回长安城的路上。那时他只是没有意识到,九九八十一难,也许从十世中的这一世起,就开始了。玄奘此人,是劫是难,也是救赎。这都是命运的开端。

尽管他们如父如子,但我还是坏心眼地想,其实啊那威风凛凛神通广大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,其实也可以是之于小王子的那只红毛狐狸呀。

而我们每个人心中的那只孙猴子,有泼天的赖皮,有放肆的恶意,也有温厚的依赖,和忠诚的追随。只是,能不能遇到那个话唠唠的唐僧呀,这又是个不可说的天机,阿弥陀佛善哉善哉。

很庆幸自己能看到提前点映场,特地约上了相识小二十年的好友一同前往观看。怎么说呢,我相信这是我们这一代共同的回忆,也是爸爸辈爷爷辈共同的回忆。心里某个角落里落满了灰尘的猴子布偶,也该是时候拎出来,扬扬灰,晒在日光下,重新打一声招呼,说句好久不见。

从明至今五百年了,话本里的猴子传唱了五百年,祖祖辈辈我们都在被他打动。自先秦起数千年了,山海经里的百鬼山川影响了整片亚洲大陆,但如今还有几人识得混沌饕餮穷奇梼杌。是时候了,也该让我们的故事,去惊艳四座,令人拍案称奇了。